• <li id="iii0i"></li>
    <li id="iii0i"></li>
  • 首頁(yè) > 知識百科 > 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

    2023-09-07   來(lái)源:萬(wàn)能知識網(wǎng)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5篇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

    天凈沙·秋思

    【作者】馬致遠


    (資料圖片)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。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作者簡(jiǎn)介:

    馬致遠小時(shí)候非常好學(xué)和上進(jìn),為馬氏的后人所津津樂(lè )道,他們還不時(shí)以此來(lái)激勵自己的子孫后代向之看齊。

    天凈沙秋思賞析

    天凈沙秋思是馬致遠非常出名的小曲,由28個(gè)字勾畫(huà)出一幅羈旅荒郊圖。這支曲以斷腸人觸景生情組成。從標題上看出作者抒情的動(dòng)機。

    頭兩句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就給人造就一種冷落暗淡的氣氛,又顯示出一種清新幽靜的境界,這里的枯藤,老樹(shù)給人以凄涼的感覺(jué),昏,點(diǎn)出時(shí)間已是傍晚的時(shí)候;小橋流水人家給人的感覺(jué)是幽雅閑致。12個(gè)字畫(huà)出一幅深秋僻靜的村野圖景。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詩(shī)人描繪了一幅秋風(fēng)蕭瑟蒼涼凄苦的意境,為僻靜的村野圖又增加一層荒涼感。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使這幅昏暗的畫(huà)面有了幾絲慘淡的光線(xiàn),更加深了悲涼的氣氛。詩(shī)人把十種平淡無(wú)奇的客觀(guān)景物,巧妙地連綴起來(lái),通過(guò)枯,老,昏,古,西,瘦六個(gè)字,將詩(shī)人的無(wú)限愁思自然的寓于圖景中。最后一句,斷腸人在天涯是點(diǎn)睛之筆,這時(shí)在深秋村野圖的畫(huà)面上,出現了一位漂泊天涯的游子,在殘陽(yáng)夕照的荒涼古道上,牽著(zhù)一匹瘦馬,迎著(zhù)凄苦的秋風(fēng),信步滿(mǎn)游,愁腸絞斷,卻不知自己的歸宿在何方,透露了詩(shī)人懷才不遇的悲涼情懷,恰當地表現了主題,這首小令是采取寓情于景的手法來(lái)渲染氣氛,顯示主題,完美地表現了漂泊天涯的旅人的愁思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2

    天凈沙秋思

    馬致遠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

    小橋流水人家,

    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。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

    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詞句注釋

    ⑴天凈沙:曲牌名,屬越調。又名“塞上秋”。

    ⑵枯藤:枯萎的枝蔓?;桫f:黃昏時(shí)的烏鴉?;瑁喊?。

    ⑶人家:農家。此句寫(xiě)出了詩(shī)人對溫馨的家庭的渴望。

    ⑷古道:古老荒涼的道路。西風(fēng):寒冷、蕭瑟的秋風(fēng)。瘦馬:瘦骨如柴的馬。

    ⑸斷腸人:形容傷心悲痛到極點(diǎn)的人,此處指漂泊天涯、極度憂(yōu)傷的旅人。天涯:遠離家鄉的地方。

    白話(huà)譯文

    枯藤纏繞著(zhù)老樹(shù),樹(shù)枝上棲息著(zhù)黃昏時(shí)歸巢的烏鴉。小橋下,流水潺潺,旁邊有幾戶(hù)人家。在古老荒涼的道路上,秋風(fēng)蕭瑟,一匹疲憊的瘦馬馱著(zhù)游子前行。夕陽(yáng)向西緩緩落下,極度憂(yōu)傷的旅人還漂泊在天涯。

    天凈沙秋思后兩句賞析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使這幅昏暗的畫(huà)面有了幾絲慘淡的光線(xiàn),更加深了悲涼的氣氛。詩(shī)人把十種平淡無(wú)奇的客觀(guān)景物,巧妙地連綴起來(lái),通過(guò)枯,老,昏,古,西,瘦六個(gè)字,將詩(shī)人的無(wú)限愁思自然的寓于圖景中。最后一句,斷腸人在天涯是點(diǎn)睛之筆,這時(shí)在深秋村野圖的畫(huà)面上,出現了一位漂泊天涯的游子,在殘陽(yáng)夕照的荒涼古道上,牽著(zhù)一匹瘦馬,迎著(zhù)凄苦的秋風(fēng),信步滿(mǎn)游,愁腸絞斷,卻不知自己的歸宿在何方,透露了詩(shī)人懷才不遇的悲涼情懷,恰當地表現了主題,這首小令是采取寓情于景的手法來(lái)渲染氣氛,顯示主題,完美地表現了漂泊天涯的旅人的愁思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3

    《天凈沙·秋思》是元散曲作家馬致遠創(chuàng )作的小令。此曲以多種景物并置,組合成一幅秋郊夕照圖,讓天涯游子騎一匹瘦馬出現在一派凄涼的背景上,從中透出令人哀愁的情調,抒發(fā)了一個(gè)飄零天涯的游子在秋天思念故鄉、倦于漂泊的凄苦愁楚之情。小令句法別致,言簡(jiǎn)而義豐。語(yǔ)言極為凝煉卻容量巨大,意蘊深遠,結構精巧,頓挫有致,寥寥數筆就勾畫(huà)出一幅悲緒四溢的“游子思歸圖”,淋漓盡致地傳達出漂泊羈旅的游子心。被后人譽(yù)為“秋思之祖”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4

    原文

    天凈沙.秋思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

    小橋流水人家。

    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

    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【譯文】

    天色黃昏,一群烏鴉落在枯藤纏繞的老樹(shù)上,發(fā)出凄厲的哀鳴。

    小橋下流水嘩嘩作響,小橋邊莊戶(hù)人家炊煙裊裊。

    古道上一匹瘦馬,頂著(zhù)西風(fēng)艱難地前行。

    夕陽(yáng)漸漸地失去了光澤,從西邊落下。

    凄寒的夜色里,只有斷腸人漂泊在遙遠的地方。

    【鑒賞】

    一、主題:通過(guò)描繪了一幅絕妙的深秋晚景圖,真切地表現出天涯淪落人的孤寂愁苦之情。

    二、賞析:它運用了景物烘托的寫(xiě)法,將抒情主人公置于特定的氛圍中,使主觀(guān)感情和客觀(guān)環(huán)境達到了高度的統一。

    前三行全是寫(xiě)景,十八字白描勾勒出這樣一幅生動(dòng)的深秋晚景圖?!翱萏倮蠘?shù)昏鴉?!边@“枯”“老”“昏”三個(gè)詞,描繪出當時(shí)詩(shī)人所處的悲涼氛圍?!靶蛄魉思摇?,描繪了一幅安寧、和諧的景象,與淪落異鄉的游子相映,使圖景帶上悲涼的氣氛。使“斷腸人”更添悲愁?!肮诺牢黠L(fēng)瘦馬”正是詩(shī)人當時(shí)自己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,他長(cháng)期奔波與勞累已不言而喻了。這與歸巢的昏鴉與團聚的人家真可謂構成了鮮明的對照。作者寄情于物表達天涯淪落人的凄苦之情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5

    馬致遠,元代雜劇家、散曲家。下面給大家搜集整理了馬致遠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,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!

    馬致遠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元·馬致遠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

    小橋流水人家。

    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譯文

    天色黃昏,一群烏鴉落在枯藤纏繞的老樹(shù)上,發(fā)出凄厲的哀鳴。

    小橋下流水嘩嘩作響,小橋邊莊戶(hù)人家炊煙裊裊。

    古道上一匹瘦馬,頂著(zhù)西風(fēng)艱難地前行。

    夕陽(yáng)漸漸地失去了光澤,從西邊落下。

    凄寒的夜色里,只有孤獨的旅人漂泊在遙遠的地方。

    注釋

    ⑴枯藤:枯萎的枝蔓?;桫f:黃昏時(shí)歸巢的烏鴉?;瑁喊?。

    ⑵人家:農家。此句寫(xiě)出了詩(shī)人對溫馨的家庭的渴望。

    ⑶古道:已經(jīng)廢棄不堪再用的古老驛道(路)或年代久遠的驛道。西風(fēng):寒冷、蕭瑟的秋風(fēng)。瘦馬:瘦骨如柴的馬。

    ⑷斷腸人:形容傷心悲痛到極點(diǎn)的人,此指漂泊天涯、極度憂(yōu)傷的旅人。

    ⑸天涯:遠離家鄉的地方。

    賞析

    這是馬致遠著(zhù)名的小曲,28個(gè)字勾畫(huà)出一幅羈旅荒郊圖。這支曲以斷腸人觸景生情組成。從標題上看出作者抒情的動(dòng)機。

    頭兩句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就給人造成一種冷落暗淡的氣氛,又顯示出一種清新幽靜的境界,這里的枯藤,老樹(shù)給人以凄涼的感覺(jué),昏,點(diǎn)出時(shí)間已是傍晚;小橋流水人家給人感到幽雅閑致。12個(gè)字畫(huà)出一幅深秋僻靜的村野圖景。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詩(shī)人描繪了一幅秋風(fēng)蕭瑟蒼涼凄苦的意境,為僻靜的村野圖又增加一層荒涼感。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使這幅昏暗的畫(huà)面有了幾絲慘淡的光線(xiàn),更加深了悲涼的氣氛。詩(shī)人把十種平淡無(wú)奇的客觀(guān)景物,巧妙地連綴起來(lái),通過(guò)枯,老,昏,古,西,瘦六個(gè)字,將詩(shī)人的無(wú)限愁思自然的寓于圖景中。最后一句,斷腸人在天涯是點(diǎn)睛之筆,這時(shí)在深秋村野圖的畫(huà)面上,出現了一位漂泊天涯的游子,在殘陽(yáng)夕照的荒涼古道上,牽著(zhù)一匹瘦馬,迎著(zhù)凄苦的秋風(fēng),信步滿(mǎn)游,愁腸絞斷,卻不知自己的歸宿在何方,透露了詩(shī)人懷才不遇的悲涼情懷,恰當地表現了主題,這首小令是采取寓情于景的手法來(lái)渲染氣氛,顯示主題,完美地表現了漂泊天涯的旅人的愁思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6

    《天凈沙·秋思》是元曲作家馬致遠創(chuàng )作之一首小令。此曲以多種景物并置,組合成一幅秋郊夕照圖,讓天涯游子騎一匹瘦馬出現在一派凄涼之背景上,從中透出令人哀愁之情調,下面是古詩(shī)天凈沙秋思之賞析,請參考!

    抒發(fā)一個(gè)飄零天涯之游子在秋天思念故鄉、倦于漂泊之凄苦愁楚之情。這支小令句法別致,前三句全由名詞性詞組構成,一共列出九種景物,言簡(jiǎn)而意豐。全曲僅五句二十八字,語(yǔ)言極為凝練卻容量巨大,意蘊深遠,結構精巧,頓挫有致,被后人譽(yù)為“秋思之祖”。

    古詩(shī)天凈沙秋思之賞析

    天凈沙⑴·秋思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⑵,小橋流水人家⑶,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⑷。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⑸。

    詞句注釋

    ⑴天凈沙:曲牌名,屬越調。又名“塞上秋”。

    ⑵枯藤:枯萎之枝蔓?;桫f:黃昏時(shí)之烏鴉?;瑁喊?。

    ⑶人家:農家。此句寫(xiě)出詩(shī)人對溫馨之家庭之渴望。

    ⑷古道:古老荒涼之道路。西風(fēng):寒冷、蕭瑟之秋風(fēng)。瘦馬:瘦骨如柴之馬。

    ⑸斷腸人:形容傷心悲痛到極點(diǎn)之人,此處指漂泊天涯、極度憂(yōu)傷之旅人。天涯:遠離家鄉之地方。

    白話(huà)譯文

    枯藤纏繞著(zhù)老樹(shù),樹(shù)枝上棲息著(zhù)黃昏時(shí)歸巢之烏鴉。小橋下,流水潺潺,旁邊有幾戶(hù)人家。在古老荒涼之道路上,秋風(fēng)蕭瑟,一匹疲憊之瘦馬馱著(zhù)游子前行。夕陽(yáng)向西緩緩落下,極度憂(yōu)傷之旅人還漂泊在天涯。

    整體賞析

    這首小令很短,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個(gè)字,全曲無(wú)一“秋”字,但卻描繪出一幅凄涼動(dòng)人之秋郊夕照圖,并且準確地傳達出旅人凄苦之心境。這首被贊為秋思之祖之成功曲作,從多方面體現中國古典詩(shī)歌之藝術(shù)特征。

    一、以景托情,寓情于景,在景情之交融中構成一種凄涼悲苦之意境。

    中國古典詩(shī)歌十分講究意境之創(chuàng )造。意境是中國古典詩(shī)歌美學(xué)中之一個(gè)重要范疇,它之本質(zhì)特征在于情景交融、心物合一。情與景能否妙合,成為能否構成意境之關(guān)鍵。清王夫之《姜齋詩(shī)話(huà)》曰:“情景名為二,而實(shí)不可離。神于詩(shī)者,妙合無(wú)垠?!蓖鯂S《人間詞話(huà)刪稿》云:“一切景語(yǔ)皆情語(yǔ)也?!瘪R致遠這首小令,前四句皆寫(xiě)景色,這些景語(yǔ)都是情語(yǔ),“枯”“老”“昏”“瘦”等字眼使濃郁之秋色之中蘊含著(zhù)無(wú)限凄涼悲苦之情調。而最后一句“斷腸人在天涯”作為曲眼更具有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之妙,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為人活動(dòng)之環(huán)境,作為天涯斷腸人內心悲涼情感之觸發(fā)物。曲上之景物既是馬致遠旅途中之所見(jiàn),乃眼中物。但同時(shí)又是其情感載體,乃心中物。全曲景中有情,情中有景,情景妙合,構成一種動(dòng)人之藝術(shù)境界。

    二、使用眾多密集之意象來(lái)表達作者之羈旅之苦和悲秋之恨,使作品充滿(mǎn)濃郁之詩(shī)情。

    意象是指出現在詩(shī)歌之中之用以傳達作者情感,寄寓作者思想之藝術(shù)形象。中國古典詩(shī)歌往往具有使用意象繁復密集之特色。中國古代不少詩(shī)人常常在詩(shī)中緊密地排列眾多之意象來(lái)表情達意。馬致遠此曲明顯地體現出這一特色。短短之二十八字中排列著(zhù)十種意象,這些意象既是斷腸人生活之真實(shí)環(huán)境,又是他內心沉重之憂(yōu)傷悲涼之載體。如果沒(méi)有這些意象,這首曲也就不復存在。

    與意象之繁復性并存之是意象表意之單一性。在同一作品之中,不同之意象之地位比較均衡,并無(wú)刻意突出之個(gè)體,其情感指向趨于一致,即眾多之意象往往共同傳達著(zhù)作者之同一情感基調。此曲亦如此。作者為表達自己惆悵感傷之情懷,選用眾多之物象入詩(shī)。而這些物象能夠傳達作者之內心情感,情與景之結合,便使作品中意象之情感指向呈現一致性、單一性。眾多之意象被作者之同一情感之線(xiàn)索串聯(lián)起來(lái),構成一幅完整之圖畫(huà)。

    意象之繁復性與單一性之結合,是造成中國古典詩(shī)歌意蘊深厚、境界和諧、詩(shī)味濃重之重要原因。

    古典詩(shī)歌中意象之安排往往具有多而不亂,層次分明之特點(diǎn),這種有序性之產(chǎn)生得力于作者以時(shí)間、空間之正常順序來(lái)安排意象之習慣。

    有人稱(chēng)馬致遠之這首《天凈沙·秋思》為“并列式意象組合”,其實(shí)并列之中依然體現出一定之順序來(lái)。全曲十個(gè)意象,前九個(gè)自然地分為三組。藤纏樹(shù),樹(shù)上落鴉,第一組是由下及上之排列;橋、橋下水、水邊住家,第二組是由近由遠之排列;古驛道、道上西風(fēng)瘦馬,第三組是從遠方而到目前之排列,中間略有變化。由于中間插入“西風(fēng)”寫(xiě)觸感,變換描寫(xiě)角度,因而增加意象之跳躍感,但這種跳躍仍是局部之,不超出秋景之范圍。最后一個(gè)意象“夕陽(yáng)西下”,是全曲之大背景,它將前九個(gè)意象全部統攝起來(lái),造成一時(shí)多空之場(chǎng)面。由于它本身也是放遠目光之產(chǎn)物,因此作品在整體上也表現出由近及遠之空間排列順序。從老樹(shù)到流水,到古道,再到夕陽(yáng),作者之視野層層擴大,步步拓開(kāi)。這也是意象有序性之表現之一。

    三、善于加工提煉,用極其簡(jiǎn)練之白描手法,勾勒出一由游子深秋遠行圖。

    馬致遠《天凈沙·秋思》小令中出現之意象并不新穎。其中“古道”一詞,最早出現在署名為李白《憶秦娥·簫聲咽》詞中“樂(lè )游原上清秋節,咸陽(yáng)古道音塵絕”。宋張炎《壺中天·揚舲萬(wàn)里》詞中也有“老柳官河,斜陽(yáng)古道,風(fēng)定波猶直”。董解元《西廂記》中有一曲《賞花時(shí)》:“落日平林噪晚鴉,風(fēng)袖翩翩吹瘦馬,一經(jīng)入天涯,荒涼古岸,衰草帶霜滑。瞥見(jiàn)個(gè)孤林端入畫(huà),蘺落蕭疏帶淺沙。一個(gè)老大伯捕魚(yú)蝦,橫橋流水。茅舍映荻花?!逼渲杏辛鶄€(gè)意象出現在馬曲之中。又有元代無(wú)名氏小令《醉中天》(見(jiàn)《樂(lè )府新聲》):“老樹(shù)懸藤掛,落日映殘霞。隱隱平林噪曉鴉。一帶山如畫(huà),懶設設鞭催瘦馬。夕陽(yáng)西下,竹籬茅舍人家?!币灿辛鶄€(gè)意象與馬曲相同。

    十分明顯,《醉中天》是從《賞花時(shí)》中脫化而來(lái),模擬痕跡猶在,二曲中出現之意象雖與馬曲多有相同之處,但相比之下,皆不如《天凈沙·秋思》純樸、自然、精練。

    馬致遠在創(chuàng )作《天凈沙·秋思》時(shí)受到董曲之影響和啟發(fā),這是無(wú)疑之,但他不是一味模仿,而是根據自己之生活體驗與審美目光進(jìn)行重新創(chuàng )作。在景物之選擇上,他為突出與強化凄慘涼悲苦之情感,選取最能體現秋季凄涼蕭條景色,最能表現羈旅行人孤苦惆悵情懷之十個(gè)意象入曲,將自己之情感濃縮于這十個(gè)意象之中,最后才以點(diǎn)晴之筆揭示全曲主題。他刪一些雖然很美,但與表達之情感不合之景物。如茅舍映荻花,落日映殘霞,一帶山如畫(huà),使全曲之意象在表達情感上具有統一性。

    在詞句之錘煉上,馬致遠充分顯示他之才能,前三句十八個(gè)字中,全是名詞和形容詞,無(wú)一動(dòng)詞,各種景物之關(guān)系以及它們各自之動(dòng)態(tài)與形狀,全靠讀者根據意象之間之組織排列順序以及自己之生活經(jīng)驗去把握。這種奇妙之用字法,實(shí)在為古之所罕見(jiàn),溫庭筠《商山早行》中“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”與馬曲用字法相似,但其容量仍不如馬曲大。馬曲用字之簡(jiǎn)練已達到不能再減之程度,用最少之文字來(lái)表達豐富之情感,這正是《天凈沙·秋思》這首小令藝術(shù)上取得成功之原因之一。

    四、采用悲秋這一審美情感體驗方式,來(lái)抒發(fā)羈旅游子之悲苦情懷,使個(gè)人之情感獲得普遍之社會(huì )意義。

    悲秋,是人們面對秋景所產(chǎn)生之一種悲哀憂(yōu)愁之情緒體驗,由于秋景(特別是晚秋)多是冷落、蕭瑟、凄暗,多與黃昏、殘陽(yáng)、落葉、枯枝相伴,成為萬(wàn)物衰亡之象征,故秋景一方面確能給人以生理上之寒感,另一方面又能引發(fā)人心之中固有之種種悲哀之情。宋玉首開(kāi)中國以悲秋為主要審美體驗形式之感傷主義文學(xué)先河,他通過(guò)描寫(xiě)秋日“草木搖落而變衰”之蕭瑟景象,抒發(fā)自己對人生仕途之失意之感,而且他將自己面對秋色所產(chǎn)生之凄苦悲涼之意緒形容成猶如遠行一般,“僚僳兮(凄涼),若在遠行”,“廓落兮(孤獨空寂),羈旅而無(wú)友生”。這就說(shuō)明悲秋與悲遠行在情緒體驗上有著(zhù)相同之處。宋玉之后悲秋逐漸成為中國文人最為普遍之審美體驗形式之一,而且將悲秋與身世之嘆緊密地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杜甫“萬(wàn)里悲秋常作客”便是一例。馬致遠這首小令也是如此。雖然曲中之意象不算新穎,所表達之情感也不算新鮮,但是由于它使用精練之藝術(shù)表達方式,表達出中國文人一種傳統之情感體驗,因此它獲得不朽之生命力,可以引起后世文人之共鳴。

    通過(guò)以上分析可以看出,《天凈沙·秋思》屬于中國古典詩(shī)歌之中最為成熟之作品之一。盡管它是元曲(曲體),但實(shí)際上,在諸多方面體現著(zhù)中國古典詩(shī)歌之藝術(shù)特征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7

    這首小令很短,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個(gè)字,全曲無(wú)一“秋”字,但卻描繪出一幅凄涼動(dòng)人的秋郊夕照圖,并且準確地傳達出旅人凄苦的心境。這首被贊為秋思之祖的成功曲作,從多方面體現中國古典詩(shī)歌的藝術(shù)特征。

    一、以景托情,寓情于景,在景情的交融中構成一種凄涼悲苦的意境。

    中國古典詩(shī)歌十分講究意境的創(chuàng )造。意境是中國古典詩(shī)歌美學(xué)中的一個(gè)重要范疇,它的本質(zhì)特征在于情景交融、心物合一。情與景能否妙合,成為能否構成意境的關(guān)鍵。清王夫之《姜齋詩(shī)話(huà)》曰:“情景名為二,而實(shí)不可離。神于詩(shī)者,妙合無(wú)垠?!蓖鯂S《人間詞話(huà)刪稿》云:“一切景語(yǔ)皆情語(yǔ)也?!瘪R致遠這首小令,前四句皆寫(xiě)景色,這些景語(yǔ)都是情語(yǔ),“枯”“老”“昏”“瘦”等字眼使濃郁的秋色之中蘊含著(zhù)無(wú)限凄涼悲苦的情調。而最后一句“斷腸人在天涯”作為曲眼更具有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之妙,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為人活動(dòng)的環(huán)境,作為天涯斷腸人內心悲涼情感的觸發(fā)物。曲上的景物既是馬致遠旅途中之所見(jiàn),乃眼中物。但同時(shí)又是其情感載體,乃心中物。全曲景中有情,情中有景,情景妙合,構成一種動(dòng)人的藝術(shù)境界。

    二、使用眾多密集的意象來(lái)表達作者的羈旅之苦和悲秋之恨,使作品充滿(mǎn)濃郁的詩(shī)情。

    意象是指出現在詩(shī)歌之中的用以傳達作者情感,寄寓作者思想的藝術(shù)形象。中國古典詩(shī)歌往往具有使用意象繁復密集的特色。中國古代不少詩(shī)人常常在詩(shī)中緊密地排列眾多的意象來(lái)表情達意。馬致遠此曲明顯地體現出這一特色。短短的二十八字中排列著(zhù)十種意象,這些意象既是斷腸人生活的真實(shí)環(huán)境,又是他內心沉重的憂(yōu)傷悲涼的載體。如果沒(méi)有這些意象,這首曲也就不復存在。

    與意象的繁復性并存的是意象表意的單一性。在同一作品之中,不同的意象的地位比較均衡,并無(wú)刻意突出的個(gè)體,其情感指向趨于一致,即眾多的意象往往共同傳達著(zhù)作者的同一情感基調。此曲亦如此。作者為表達自己惆悵感傷的情懷,選用眾多的物象入詩(shī)。而這些物象能夠傳達作者的內心情感,情與景的結合,便使作品中意象的情感指向呈現一致性、單一性。眾多的意象被作者的同一情感的線(xiàn)索串聯(lián)起來(lái),構成一幅完整的圖畫(huà)。

    意象的繁復性與單一性的結合,是造成中國古典詩(shī)歌意蘊深厚、境界和諧、詩(shī)味濃重的重要原因。

    古典詩(shī)歌中意象的安排往往具有多而不亂,層次分明的特點(diǎn),這種有序性的產(chǎn)生得力于作者以時(shí)間、空間的正常順序來(lái)安排意象的習慣。

    有人稱(chēng)馬致遠的這首《天凈沙·秋思》為“并列式意象組合”,其實(shí)并列之中依然體現出一定的順序來(lái)。全曲十個(gè)意象,前九個(gè)自然地分為三組。藤纏樹(shù),樹(shù)上落鴉,第一組是由下及上的排列;橋、橋下水、水邊住家,第二組是由近由遠的排列;古驛道、道上西風(fēng)瘦馬,第三組是從遠方而到目前的排列,中間略有變化。由于中間插入“西風(fēng)”寫(xiě)觸感,變換描寫(xiě)角度,因而增加意象的跳躍感,但這種跳躍仍是局部的,不超出秋景的范圍。最后一個(gè)意象“夕陽(yáng)西下”,是全曲的大背景,它將前九個(gè)意象全部統攝起來(lái),造成一時(shí)多空的場(chǎng)面。由于它本身也是放遠目光的產(chǎn)物,因此作品在整體上也表現出由近及遠的空間排列順序。從老樹(shù)到流水,到古道,再到夕陽(yáng),作者的視野層層擴大,步步拓開(kāi)。這也是意象有序性的表現之一。

    三、善于加工提煉,用極其簡(jiǎn)練的白描手法,勾勒出一由游子深秋遠行圖。

    馬致遠《天凈沙·秋思》小令中出現的意象并不新穎。其中“古道”一詞,最早出現在署名為李白《憶秦娥·簫聲咽》詞中“樂(lè )游原上清秋節,咸陽(yáng)古道音塵絕”。宋張炎《壺中天·揚舲萬(wàn)里》詞中也有“老柳官河,斜陽(yáng)古道,風(fēng)定波猶直”。董解元《西廂記》中有一曲《賞花時(shí)》:“落日平林噪晚鴉,風(fēng)袖翩翩吹瘦馬,一經(jīng)入天涯,荒涼古岸,衰草帶霜滑。瞥見(jiàn)個(gè)孤林端入畫(huà),蘺落蕭疏帶淺沙。一個(gè)老大伯捕魚(yú)蝦,橫橋流水。茅舍映荻花?!逼渲杏辛鶄€(gè)意象出現在馬曲之中。又有元代無(wú)名氏小令《醉中天》(見(jiàn)《樂(lè )府新聲》):“老樹(shù)懸藤掛,落日映殘霞。隱隱平林噪曉鴉。一帶山如畫(huà),懶設設鞭催瘦馬。夕陽(yáng)西下,竹籬茅舍人家?!币灿辛鶄€(gè)意象與馬曲相同。

    十分明顯,《醉中天》是從《賞花時(shí)》中脫化而來(lái),模擬痕跡猶在,二曲中出現的意象雖與馬曲多有相同之處,但相比之下,皆不如《天凈沙·秋思》純樸、自然、精練。

    馬致遠在創(chuàng )作《天凈沙·秋思》時(shí)受到董曲的影響和啟發(fā),這是無(wú)疑的,但他不是一味模仿,而是根據自己的生活體驗與審美目光進(jìn)行重新創(chuàng )作。在景物的選擇上,他為突出與強化凄慘涼悲苦的情感,選取最能體現秋季凄涼蕭條景色,最能表現羈旅行人孤苦惆悵情懷的十個(gè)意象入曲,將自己的情感濃縮于這十個(gè)意象之中,最后才以點(diǎn)晴之筆揭示全曲主題。他刪一些雖然很美,但與表達的情感不合的景物。如茅舍映荻花,落日映殘霞,一帶山如畫(huà),使全曲的意象在表達情感上具有統一性。

    在詞句的錘煉上,馬致遠充分顯示他的才能,前三句十八個(gè)字中,全是名詞和形容詞,無(wú)一動(dòng)詞,各種景物的關(guān)系以及它們各自的動(dòng)態(tài)與形狀,全靠讀者根據意象之間的組織排列順序以及自己的生活經(jīng)驗去把握。這種奇妙的用字法,實(shí)在為古之所罕見(jiàn),溫庭筠《商山早行》中“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”與馬曲用字法相似,但其容量仍不如馬曲大。馬曲用字之簡(jiǎn)練已達到不能再減的程度,用最少的文字來(lái)表達豐富的情感,這正是《天凈沙·秋思》這首小令藝術(shù)上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
    四、采用悲秋這一審美情感體驗方式,來(lái)抒發(fā)羈旅游子的悲苦情懷,使個(gè)人的情感獲得普遍的社會(huì )意義。

    悲秋,是人們面對秋景所產(chǎn)生的一種悲哀憂(yōu)愁的情緒體驗,由于秋景(特別是晚秋)多是冷落、蕭瑟、凄暗,多與黃昏、殘陽(yáng)、落葉、枯枝相伴,成為萬(wàn)物衰亡的象征,故秋景一方面確能給人以生理上的寒感,另一方面又能引發(fā)人心之中固有的種種悲哀之情。宋玉首開(kāi)中國以悲秋為主要審美體驗形式的感傷主義文學(xué)先河,他通過(guò)描寫(xiě)秋日“草木搖落而變衰”的蕭瑟景象,抒發(fā)自己對人生仕途的失意之感,而且他將自己面對秋色所產(chǎn)生的凄苦悲涼的意緒形容成猶如遠行一般,“僚僳兮(凄涼),若在遠行”,“廓落兮(孤獨空寂),羈旅而無(wú)友生”。這就說(shuō)明悲秋與悲遠行在情緒體驗上有著(zhù)相同之處。宋玉之后悲秋逐漸成為中國文人最為普遍的審美體驗形式之一,而且將悲秋與身世之嘆緊密地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杜甫“萬(wàn)里悲秋常作客”便是一例。馬致遠這首小令也是如此。雖然曲中的意象不算新穎,所表達的情感也不算新鮮,但是由于它使用精練的藝術(shù)表達方式,表達出中國文人一種傳統的情感體驗,因此它獲得不朽的生命力,可以引起后世文人的共鳴。

    通過(guò)以上分析可以看出,《天凈沙·秋思》屬于中國古典詩(shī)歌之中最為成熟的作品之一。盡管它是元曲(曲體),但實(shí)際上,在諸多方面體現著(zhù)中國古典詩(shī)歌的藝術(shù)特征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8

    《天凈沙·秋思》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。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《天凈沙·秋思》賞析

    這首小令很短,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個(gè)字,但卻描繪出一幅凄涼動(dòng)人的秋郊夕照圖,并且準確地傳達出旅人凄苦的心境。這首成功的曲作,從多方面體現了中國古典詩(shī)歌的藝術(shù)特征。

    一、以景托情,寓情于景,在景情的交融中構成一種凄涼悲苦的意境。馬致遠這首小令,前四句皆寫(xiě)景色,這些景語(yǔ)都是情語(yǔ),“枯”“老”“昏”“瘦”等字眼使濃郁的秋色之中蘊含著(zhù)無(wú)限凄涼悲苦的情調。而最后一句“斷腸人在天涯”作為曲眼更具有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之妙,使前四句所描之景成為人活動(dòng)的環(huán)境,作為天涯斷腸人內心悲涼情感的觸發(fā)物。曲上的景物既是馬致遠旅途中之所見(jiàn),乃眼中物。但同時(shí)又是其情感載體,乃心中物。全曲景中有情,情中有景,情景妙合,構成了一種動(dòng)人的藝術(shù)境界。

    二、使用眾多密集的意象來(lái)表達作者的羈旅之苦和悲秋之恨,使作品充滿(mǎn)濃郁的詩(shī)情。意象是指出現在詩(shī)歌之中的用以傳達作者情感,寄寓作者思想的藝術(shù)形象。中國古典詩(shī)歌往往具有使用意象繁復密集的特色。中國古代不少詩(shī)人常常在詩(shī)中緊密地排列眾多的意象來(lái)表情達意。馬致遠此曲明顯地體現出這一特色。短短的二十八字中排列著(zhù)十種意象,這些意象既是斷腸人生活的真實(shí)環(huán)境,又是他內心沉重的憂(yōu)傷悲涼的載體。如果沒(méi)有這些意象,這首曲也就不復存在了。

    三、善于加工提煉,用極其簡(jiǎn)練的白描手法,勾勒出一由游子深秋遠行圖。馬致遠在創(chuàng )作《天凈沙·秋思》時(shí)受到董曲的影響和啟發(fā),這是無(wú)疑的,但他不是一味模仿,而是根據自己的生活體驗與審美目光進(jìn)行了重新創(chuàng )作。在景物的選擇上,他為了突出與強化凄慘涼悲苦的情感,選取了最能體現秋季凄涼蕭條景色,最能表現羈旅行人孤苦惆悵情懷的十個(gè)意象入曲,將自己的情感濃縮于這十個(gè)意象之中,最后才以點(diǎn)晴之筆揭示全曲主題。他刪了一些雖然很美,但與表達的情感不合的景物。如茅舍映荻花,落日映殘霞,一帶山如畫(huà),使全曲的意象在表達情感上具有統一性。

    四、采用悲秋這一審美情感體驗方式,來(lái)抒發(fā)羈旅游子的悲苦情懷,使個(gè)人的情感獲得普遍的社會(huì )意義。

    《天凈沙·秋思》作者簡(jiǎn)介

    馬致遠(1250年-1321年),字千里,號東籬(一說(shuō)字致遠,晚號“東籬”),漢族,大都(今北京)人,另一說(shuō)(馬致遠是河北省東光縣馬祠堂村人,號東籬,以示效陶淵明之志)。他的年輩晚于關(guān)漢卿、白樸等人,生年當在至元(始于1264)之前,卒年當在至治改元到泰定元年(1321—1324)之間,與關(guān)漢卿、鄭光祖、白樸并稱(chēng)“元曲四大家”,是我國元代時(shí)著(zhù)名大戲劇家、散曲家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9

    《天靜沙秋思》在中國文學(xué)史、中國古典美學(xué)中均占極高地位,有“純是天籟,仿佛唐人絕句”(《宋元戲曲考》)之贊,甚至被譽(yù)為“秋思之祖”(《中原音韻小令定格》)。那么其精妙之處究竟如何體現?

    “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。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?!弊鳛榈谝徊糠?,可謂古今獨步。九個(gè)意象并置,又各自獨立,彼此之間沒(méi)有任何語(yǔ)言形式將其勾連。單獨看每一個(gè)意象,確乎不能讓人直接深入地體會(huì )到其內涵,而如果將它們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分析異同,就非常有意趣了——

    先看色彩??萏?、老樹(shù)、昏鴉、古道、西風(fēng)、瘦馬并不能給人有沖擊的色彩體驗,甚至是小橋、流水、人家這樣的怡然景物,也并沒(méi)有跳眼的色彩,而似被一層水霧籠罩。不濃烈,但也不至于陰森,僅僅是給人一種“灰”的感受,像是中國的水墨畫(huà),僅存不濃的墨色?!盎摇辈粌H僅是一種色彩的感覺(jué),更是心靈體驗,“灰”得不極致,更顯得淡漠悲涼,詩(shī)人在這樣一個(gè)底色上鋪陳,不著(zhù)一語(yǔ)卻意旨盡現。

    從意象的羅列來(lái)看,“枯”有枯寂、沉郁感,“老”有滄桑、蒼老感,“昏”有昏沉、陰暗感,帶給人日薄西山的將盡之意,像古舊的木刻;而“小橋”帶來(lái)溝通、連接感,“流水”帶來(lái)流動(dòng)、活潑感,“人家”帶來(lái)相聚、歡樂(lè )感,如此又微露暖意。讀到這里,兩種頗有反差的意象群相對比,讓人很難找到情感的落腳點(diǎn),這時(shí)第三句以古道的“空”、西風(fēng)的“冷”和瘦馬的“乏”壓住了詩(shī)的基調,三句苦澀與輕松相對比,就像是吃藥時(shí),嘗一口苦,這時(shí)若啜一口甜,再次體驗到的苦,便是極致了。

    對比“感時(shí)花濺淚,恨別鳥(niǎo)驚心”的詩(shī)句,我們能感覺(jué)到“濺”“驚”這些較強的動(dòng)作,渲染出憂(yōu)國傷時(shí)的杜甫內心強烈、激蕩的情感。有意回避動(dòng)詞,呈現強烈的畫(huà)面感,看似詩(shī)人并沒(méi)有傾注個(gè)人情感于其中,實(shí)則匠心獨運,給這首小令留足了具有極強內在邏輯的“空白”。這種“不于情上布景”的留白,剛好與王夫之詩(shī)學(xué)中的“喪我”相應和,“凡詩(shī)之妙處,全在于空”。詩(shī)人隱藏情感,留出空白,恰使讀者能直接與意象相接觸,用自己的記憶和情感體驗填充感受,引發(fā)更強烈的共鳴。

    “枯藤老樹(shù)昏鴉”便是中國詩(shī)學(xué)理論“以小見(jiàn)大”中的“小”,“即遠入細”里的“細”。既然小景是眼中之景,那么大景就應是詩(shī)人心中之景。詩(shī)人心中景為何?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是否就是其當下的眼前景呢?詩(shī)論家常將古代詩(shī)畫(huà)對比研究,他們認為畫(huà)家常常是“背擬作畫(huà)”,即畫(huà)家將其觀(guān)察的結果由知道轉化為記憶,而詩(shī)人卻相反——“寓目入詠”“即目吟詩(shī)”,也就是說(shuō)中國詩(shī)歌是詩(shī)人身臨其境,隨感而發(fā)。但筆者覺(jué)得這曲秋思并不全然是詩(shī)人眼前景,其所列之物,總是帶了些“心中景”的意味,也就是上文所說(shuō)的以小見(jiàn)大,即遠入細。詩(shī)是時(shí)間的藝術(shù),筆者以為,這三句中的意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屬于詩(shī)人的記憶的,也許在作詩(shī)之前詩(shī)人曾無(wú)數次遇到過(guò)給其“孤獨感”“漂泊感”的事物,詩(shī)人觸景傷情,靈感的迸發(fā)將記憶牽連出來(lái),加以羅列便成《秋思》。這是一種類(lèi)似于蒙太奇的手法,以空間的有限展現時(shí)間的無(wú)限,將不同時(shí)空的意象,用這種奇妙的手法并存于同一空間。從這個(gè)角度看,這首小令似乎更接近于山水畫(huà)的作法。那么,《天靜沙秋思》之所以有超越其他作品的即視感和畫(huà)面感,正是因為詩(shī)人將詩(shī)作與畫(huà)作融通了。

    如果一定要明確詩(shī)人的眼前景,筆者認為應該是“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”,瘦馬旁應有漂泊的游子。但這僅是讀者的聯(lián)想,正如王夫之所說(shuō)的“于賓見(jiàn)主”:詩(shī)人并沒(méi)有主動(dòng)出現于作品中,而是隱于其后,既避免了把主觀(guān)情感強加給讀者,又不全然喪失自我。

    第二個(gè)部分是“夕陽(yáng)西下”一句。這一句明顯與上文不同,是對一種不具體的,有些許背景意味的物象和狀態(tài)的描寫(xiě)。以夕陽(yáng)西下為背景鋪設是極妙的。首先,夕陽(yáng)隱含了歸家之意,對比之下更強烈地襯托出游子的漂泊無(wú)依。其次,中國詩(shī)學(xué)中有“一切景物皆成光色”的說(shuō)法。夕陽(yáng)的光色給前面的景物鍍上新的情感體驗——從意境塑造的角度看,夕陽(yáng)無(wú)疑是美的,而將其鋪在上文“昏、暗、灰”的意象之上,便有了特殊的效果。魯迅曾說(shuō)悲劇就是把美的事物撕碎給別人看,而在這里,詩(shī)人給上文的悲涼場(chǎng)景披上了美的衣服,用這種反差感使人心生莫名惆悵。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這一場(chǎng)景的出現,是對大背景的鋪排,與枯藤、老樹(shù)、昏鴉這一近景相比,大的場(chǎng)景將人的視線(xiàn)拉遠,產(chǎn)生一種距離感。這種“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”的“遠”是中國詩(shī)的一個(gè)常見(jiàn)的現象。詩(shī)論家認為空間距離最能體現心理距離,這種心理距離是否是詩(shī)人身處背景之中感到悲涼,而在心理上又難以依賴(lài)于景中,找不到歸宿,“在其中”而“又不在其中”呢?

    也許這是中國哲學(xué)中“物”與“我”關(guān)系的一種體現吧,道家提倡開(kāi)懷攬物,卻又言“聽(tīng)之不聞,視之不見(jiàn)”。在這一點(diǎn)上,《天凈沙秋思》的創(chuàng )作似乎與之很是契合,意象的展現即是“開(kāi)懷攬物”,而詩(shī)人并未將情思強加于其上,使詩(shī)悲哀而不消極,便是“聽(tīng)之不聞,視之不見(jiàn)”了。

    最后的“斷腸人在天涯”這一部分無(wú)疑是詩(shī)情感表達的頂峰。且放下情感不談,筆者思考的是如何斷句才更能表達作者情意。

    與平常的“斷腸人在天涯”的主謂結構不同,筆者認為此處應是“斷腸人在天涯”的強調句式。首先,“斷腸人在天涯”以強調句式自然而強烈地表達出詩(shī)人的情感,并且再次描繪了“人在天涯”的畫(huà)面。其次“斷腸人”似在寫(xiě)詩(shī)人自己,而“斷腸人在天涯”則將人與情感劃清,從形式上不將其過(guò)多地參與到濃烈的情感之中,更加符合詩(shī)人“隱于詩(shī)后”的主觀(guān)想法,而達到“超我”的狀態(tài)了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0

    1、簡(jiǎn)約與深細相依

    古人宋玉曾用“增之一分則太長(cháng),減之一分則太短”,來(lái)形容美女身量的恰到好處?!短靸羯城锼肌肺淖种珶?,也可以說(shuō)達到了不能再增、減一字的程度。全篇僅五句,二十八字,既無(wú)夸張,也不用典,純用白描勾勒出這樣一幅生動(dòng)的圖景:深秋的黃昏,一個(gè)風(fēng)塵仆仆的游子,騎著(zhù)一匹瘦馬,迎著(zhù)一陣陣冷颼颼的西風(fēng),在古道上踽踽獨行。他走過(guò)纏滿(mǎn)枯藤的老樹(shù),看到即將歸巢的暮鴉在樹(shù)梢上盤(pán)旋;他走過(guò)橫架在溪流上的小橋,來(lái)到溪邊的幾戶(hù)人家門(mén)前,這時(shí)太陽(yáng)快要落山了,自己卻還沒(méi)有找到投宿的地方,迎接他的又將是一個(gè)漫漫的長(cháng)夜,不禁悲從中來(lái),肝腸寸斷。

    至于游子為什么飄泊到這里?他究竟要到哪里去?這些言外之意,盡可聽(tīng)憑讀者自己去想像。這首小令,確實(shí)不愧為言簡(jiǎn)意豐、以少勝多的佳作。小令的前三句,十八個(gè)字,共寫(xiě)了藤、樹(shù)、鴉、橋、水、家、道、風(fēng)、馬九種事物,一字一詞,一字一景,真可謂“惜墨如金”。但是,凝練而并不簡(jiǎn)陋,九種事物名稱(chēng)之前分別冠以枯、老、昏、小、流、人、古、西、瘦等表現各自特征的修飾語(yǔ),使各個(gè)事物都帶上了鮮明的個(gè)性,又使本來(lái)互不相干的事物,在蒼涼的深秋暮色籠罩下,構成了一個(gè)統一體。作者沒(méi)有寫(xiě)這些事物的方位,也未寫(xiě)這些事物與游子活動(dòng)的關(guān)系,但讀者又可以想像得到,并把它們緊密地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。簡(jiǎn)約之中見(jiàn)出深細。

    2、靜景與動(dòng)景相映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的藝術(shù)效果,又得力于成功地運用映襯技法。作者將許多相對獨立的事物同時(shí)納入一個(gè)畫(huà)面之中,從而形成動(dòng)與靜、明與暗、背景與主體的相互映襯:處于動(dòng)態(tài)中的“流水”,與處于靜態(tài)中的“小橋”“人家”相映,更顯出環(huán)境的幽靜;“西風(fēng)”與“古道”相映,使道路更見(jiàn)蒼涼;在作者勾勒的秋景圖上,一面是枯藤、老樹(shù)、昏鴉在秋風(fēng)蕭颯中一派灰暗,一面是落日的余暉給枯藤、老樹(shù)、昏鴉涂上一抹金黃的顏色;“小橋流水人家”,呈現一派清雅、安適的景象,與淪落異鄉的游子相映,使“斷腸人”更添悲愁。從整個(gè)構圖看,前四句寫(xiě)景,末一句寫(xiě)人。但人是主體,景物是人活動(dòng)的背景,把背景寫(xiě)充分了,主體就被烘托出來(lái)了。這正是相互映襯的妙用。

    3、景色與情思相融

    詩(shī)言志。這首小令旨在表達天涯淪落人的凄苦之情。但人的思想感情,是抽象的東西,難于表達。作者運用傳統的寄情于物的寫(xiě)法,把這種凄苦愁楚之情,刻畫(huà)得淋漓盡致??萏?、老樹(shù)、昏鴉、西風(fēng)、瘦馬、夕陽(yáng),這些有形的可感的事物,具有明顯的深秋色彩,與無(wú)形的抽象的凄苦之情,有相通之處,用有形表現無(wú)形,方使人感到具體生動(dòng)。正如“問(wèn)君能有幾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,“愁”與“水”本無(wú)聯(lián)系,但作者借江水之多,喻愁之多,二者有“恰似”之處,用江水東流之景,表達無(wú)限的悲愁之情,十分深刻。自然景物本來(lái)是沒(méi)有思想感情的,但當詩(shī)人把這些客觀(guān)事物納入審美的認識和感受之中,這些事物便被賦予感情的色彩,同人的思想感情融為一體了。

    “小橋流水人家”,不過(guò)是極常見(jiàn)的普通景色,但當它與“斷腸人在天涯”同處于一個(gè)圖景之中時(shí),便不再是孤立的景物,而成為使“斷腸人”心碎腸斷的觸發(fā)物,使圖景帶上悲涼的氣氛。所謂“情因景而顯,景因情而生”,就是這個(gè)道理?!短靸羯城锼肌房胺Q(chēng)景中有情,情中有景,情景妙合無(wú)痕的杰作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1

    天凈沙秋思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

    小橋流水人家。

    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

    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【譯文】

    天色黃昏,一群烏鴉落在枯藤纏繞的老樹(shù)上,發(fā)出凄厲的哀鳴。

    小橋下流水嘩嘩作響,小橋邊莊戶(hù)人家炊煙裊裊。

    古道上一匹瘦馬,頂著(zhù)西風(fēng)艱難地前行。

    夕陽(yáng)漸漸地失去了光澤,從西邊落下。

    凄寒的夜色里,只有斷腸人漂泊在遙遠的地方。

    【賞析】

    這是馬致遠著(zhù)名的小曲,二十八個(gè)字勾畫(huà)出一幅羈旅荒郊圖。這支曲以斷腸人觸景生情組成。從標題上看出作者抒情的動(dòng)機。

    開(kāi)始的兩句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就給人造成一種冷落暗淡的氣氛,又顯示出一種清新幽靜的`境界,這里的枯藤,老樹(shù)給人以凄涼的感覺(jué),昏,點(diǎn)出時(shí)間已是傍晚;小橋流水人家給人感到幽雅閑致。12個(gè)字畫(huà)出一幅深秋僻靜的村野圖景。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詩(shī)人描繪了一幅秋風(fēng)蕭瑟蒼涼凄苦的意境,為僻靜的村野圖又增加一層荒涼感。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使這幅昏暗的畫(huà)面有了幾絲慘淡的光線(xiàn),更加深了悲涼的氣氛。詩(shī)人把十種平淡無(wú)奇的客觀(guān)景物,巧妙地連綴起來(lái),通過(guò)枯,老,昏,古,西,瘦六個(gè)字,將詩(shī)人的無(wú)限愁思自然的寓于圖景中。最后一句,斷腸人在天涯是點(diǎn)睛之筆,這時(shí)在深秋村野圖的畫(huà)面上,出現了一位漂泊天涯的游子,在殘陽(yáng)夕照的荒涼古道上,牽著(zhù)一匹瘦馬,迎著(zhù)凄苦的秋風(fēng),信步滿(mǎn)游,愁腸絞斷,卻不知自己的歸宿在何方,表露了詩(shī)人懷才不遇的悲涼情懷,恰當地表現了主題,這首小令是采取寓情于景的手法來(lái)渲染氣氛,顯示主題,完美地表現了漂泊天涯的旅人的愁思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2

    原文: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。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參考注釋:

    ①天凈沙:選自《全元散曲》。天凈沙,曲牌名。

    ②馬致遠:生卒年不詳,元大都(現北京人),著(zhù)名戲曲家。

    ③昏鴉:黃昏時(shí)的烏鴉。

    馬致遠元散曲:《天凈沙秋思》

    賞析:

    這是馬致遠著(zhù)名的小曲,28個(gè)字勾畫(huà)出一幅羈旅荒郊圖。這支曲以斷腸人觸景生情組成。從標題上看出作者抒情的動(dòng)機。

    頭兩句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就給人造成一種冷落暗淡的氣氛,又顯示出一種清新幽靜的境界,這里的枯藤,老樹(shù)給人以凄涼的感覺(jué),昏,點(diǎn)出時(shí)間已是傍晚;小橋流水人家給人感到幽雅閑致。12個(gè)字畫(huà)出一幅深秋僻靜的村野圖景。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詩(shī)人描繪了一幅秋風(fēng)蕭瑟蒼涼凄苦的意境,為僻靜的村野圖又增加一層荒涼感。夕陽(yáng)西下使這幅昏暗的畫(huà)面有了幾絲慘淡的光線(xiàn),更加深了悲涼的氣氛。詩(shī)人把十種平淡無(wú)奇的客觀(guān)景物,巧妙地連綴起來(lái),通過(guò)枯,老,昏,古,西,瘦六個(gè)字,將詩(shī)人的無(wú)限愁思自然的寓于圖景中。最后一句,斷腸人在天涯是點(diǎn)睛之筆,這時(shí)在深秋村野圖的畫(huà)面上,出現了一位漂泊天涯的游子,在殘陽(yáng)夕照的荒涼古道上,牽著(zhù)一匹瘦馬,迎著(zhù)凄苦的秋風(fēng),信步滿(mǎn)游,愁腸絞斷,卻不知自己的歸宿在何方,透露了詩(shī)人懷才不遇的悲涼情懷,恰當地表現了主題,這首小令是采取寓情于景的手法來(lái)渲染氣氛,顯示主題,完美地表現了漂泊天涯的旅人的愁思。天凈沙秋思 被喻為秋思之祖,用了白描的手法,創(chuàng )造典型的環(huán)境,能夠烘托出那種思鄉感情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3

    天凈沙·秋思

    [元]馬致遠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

    小橋流水人家,

    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

    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一、【作者介紹】

    馬致遠(1250?~1323?)號東籬。元大都(拿北市)人。曾任江浙行省官吏,晚年隱居杭州鄉村。他是元代著(zhù)名雜劇、散曲作家,與關(guān)漢卿、鄭光祖、白樸并稱(chēng)“元曲四大家”。其散曲多嘆世之作,抒發(fā)懷才不遇,憤世嫉俗的憤懣,也有濃重的隱居樂(lè )道,超然物外的消極情緒,風(fēng)格豪放清逸。有近人輯本《東籬樂(lè )府》。

    二、【解題】天凈沙,曲牌名。秋思,秋天的思緒。

    三、【譯文】

    黃昏,枯藤纏繞著(zhù)的老樹(shù),烏鴉在哀鳴;潺潺流水,小橋旁邊,呈現幾戶(hù)人家;嗍嗍西風(fēng),荒涼古道,疲憊不堪的瘦馬馱著(zhù)我蹣跚前行。夕陽(yáng)已經(jīng)落下,我這個(gè)浪跡天涯的旅人,不禁又升起思鄉思親之情,簡(jiǎn)直要肝腸俱斷了。

    四、【簡(jiǎn)析】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寫(xiě)旅人眼中所見(jiàn)。蒼老干枯的樹(shù)上,纏繞著(zhù)蒼老干枯的藤。黃昏時(shí)的烏鴉哀鳴著(zhù),尋找著(zhù)自己的窩巢。詩(shī)人選擇了“枯藤”“老樹(shù)”“昏鴉”這三個(gè)各自獨立的意象,把它們糅合在一起,著(zhù)力渲染,突出它們的“枯”“老”和“昏”,烘托出一個(gè)完整的蕭瑟荒涼的意境。

    小橋流水人家,描寫(xiě)出一幅幽遠恬靜的畫(huà)面。潺潺的流水上,橫跨一座別致的小橋。水邊橋邊的人家,一縷裊裊炊煙飄出屋外。以樂(lè )寫(xiě)哀,和蕭索荒涼的上下兩句形成對比,反襯了作者孤獨、寂寞、愁苦和思鄉之情。

    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,與前二句相呼應。蕭瑟西風(fēng),吹打著(zhù)孤獨的旅人,掀起他單薄的衣襟。孤獨的旅人騎著(zhù)孤獨的瘦馬,蹣跚走在羊腸古道上。極力渲染悲涼氣氛

    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,夕陽(yáng)西下,渲染悲涼氣氛?;桫f歸巢,小橋人家,為“斷腸人在天涯”做鋪墊,孤獨的旅人愈加孤獨,思鄉之情也愈加強烈。作者直抒胸臆,強烈的表達了作者悲涼孤獨愁苦和思鄉之情。

    五、【主題】

    通過(guò)對秋天黃昏時(shí)景物的描寫(xiě),表達了作者孤獨、寂寞、悲涼的情思,抒發(fā)了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飄零異地的游子的思鄉之情。

    六、【藝術(shù)手法】

    1、前三句無(wú)一動(dòng)詞,而僅僅排列了九個(gè)獨立的名詞。實(shí)際上就是九個(gè)獨立的意象。組成了一個(gè)完整的意境,呈現一幅生動(dòng)、形象、色彩鮮明的畫(huà)面,給人深刻的印象。在詩(shī)歌意象的排列組合上,這首小令是中國詩(shī)歌史上成功的典范之一。

    2.靜景與動(dòng)景相映

    3.景色與情思相融,極其出色地運用了景物烘托的寫(xiě)法,渲染出蕭瑟悲涼的意境,烘托出游子孤寂、悲涼的心境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4

    這首小令描寫(xiě)旅途中秋天傍晚的景色.在詩(shī)人精心選擇和渲染的畫(huà)面中,滲透著(zhù)浪跡天涯的旅人在秋天夕陽(yáng)下的孤獨與愁苦.因其出色的景物描寫(xiě)和情景交融的藝術(shù)水準,被人稱(chēng)贊為“秋思之祖”.

    首句寫(xiě)旅人眼中所見(jiàn).蒼老干枯的樹(shù)上,纏繞著(zhù)蒼老干枯的藤.黃昏時(shí)的烏鴉哀鳴著(zhù),尋找著(zhù)自己的窩巢.詩(shī)人選擇了“枯藤”“老樹(shù)”“昏鴉”這三個(gè)各自獨立的意象,把它們糅合在一起,著(zhù)力渲染,突出它們的“枯”“老”和“昏”,烘托出一個(gè)完整的蕭瑟荒涼的意境.

    第二句,詩(shī)人筆鋒一轉,推出一幅幽遠恬靜的畫(huà)面.潺潺的流水上,橫跨一座別致的小橋.水邊橋邊的人家,一縷裊裊炊煙飄出屋外.這是伏筆,與下面的三句相映照,起到強烈的反襯作用.如果說(shuō)第一句是一幅濃郁凝重的油畫(huà),那么,第二句則是一幅清新淡遠的水彩畫(huà).二者相得益彰.

    “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”,與前二句相呼應.蕭瑟西風(fēng),吹打著(zhù)孤獨的旅人,掀起他單薄的衣襟.孤獨的旅人騎著(zhù)孤獨的瘦馬,蹣跚走在羊腸古道上.

    “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.”夕陽(yáng)正逐漸沉到地平線(xiàn)下去,此時(shí),正是人們停止勞作,從田間,從作坊歸家歇息的時(shí)候.連烏鴉也在此時(shí)紛紛回飛,到枯藤纏繞的老樹(shù)上,尋找自己的窩巢.小橋流水邊上的人家,也飄出了裊裊炊煙,等待勞累了一天的家人回到溫馨寧靜的家.面對昏鴉歸巢,小橋人家,孤獨的旅人愈加孤獨,思鄉之情也愈加強烈.多么希望前面就是自己的家啊!可自己卻遠離親人,浪跡天涯,漂泊在荒遠的他鄉,難怪要悲痛欲斷腸了.

    這首小令構思精巧.“枯藤老樹(shù)昏鴉”,等于是給全詩(shī)定下了悲涼惆悵的基調,好像是給一幅畫(huà)抹上了底色,渲染和襯托了后面的“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”.“斷腸人在天涯”,使得那種悲涼的色彩更為濃重.而“小橋流水人家”卻是一幅溫馨寧靜的畫(huà)面,與全詩(shī)的基調和氣氛似乎不甚和諧.其實(shí),這正是詩(shī)人的高妙之處.用小橋流水人家的溫馨寧靜,反襯淪落天涯者的思鄉愁苦,形成鮮明的對比.正因為這樣,王國維在《人間詞話(huà)》中高度評價(jià)了這首小令,認為它“深得唐人絕句妙境”.

    在寫(xiě)作技巧上,這首小令也有獨到之處.前三句無(wú)一動(dòng)詞,而僅僅排列了九個(gè)獨立的名詞.這九個(gè)獨立的名詞,實(shí)際上就是九個(gè)獨立的意象.本來(lái)它們之間沒(méi)有什么自然的聯(lián)系,但詩(shī)人把它們有機地糅合在一起,組成了一個(gè)完整的意境,呈現一幅生動(dòng)、形象、色彩鮮明的畫(huà)面,給人深刻的印象.在詩(shī)歌意象的排列組合上。

    《天凈沙秋思》賞析15

    《天凈沙·秋思》馬致遠

    枯藤老樹(shù)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古道西風(fēng)瘦馬。夕陽(yáng)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。

    賞析:

    這首小令僅五句28字,語(yǔ)言極為凝煉卻容量巨大,寥寥數筆就勾畫(huà)出一幅悲緒四溢的“游子思歸圖”,淋漓盡致地傳達出漂泊羈旅的游子心。

    這幅圖畫(huà)由兩部分構成:

    一、由精心選取的幾組能代表蕭秋的景物組成一幅暮色蒼茫的秋野圖景;

    二、抒寫(xiě)內心深處無(wú)盡傷痛而獨行寒秋的天涯游子剪影。

    第一幅畫(huà)共18個(gè)字九個(gè)名詞,其間無(wú)一虛詞,卻自然流暢而涵蘊豐富,作者以其嫻熟的藝術(shù)技巧,讓九種不同的景物沐于夕陽(yáng)的清輝之下,象電影鏡頭一樣以“蒙太奇”的筆法在我們面前依次呈現,一下子就把讀者帶入深秋時(shí)節:幾根枯藤纏繞著(zhù)幾顆凋零了黃葉的禿樹(shù),在秋風(fēng)蕭蕭中瑟瑟地顫抖,天空中點(diǎn)點(diǎn)寒鴉,聲聲哀鳴……寫(xiě)出了一片蕭颯悲涼的秋景,造成一種凄清衰頹的氛圍,烘托出作者內心的悲戚。我們可以想象,昏鴉尚能有老樹(shù)可歸,而游子卻漂泊無(wú)著(zhù),有家難歸,其間該是何等的悲苦與無(wú)奈??!接下來(lái),眼前呈現一座小橋,潺潺的流水,還有依稀裊起炊煙的農家小院。這種有人家安居其間的田園小景是那樣幽靜而甜蜜,安逸而閑致。這一切,不能不令浪跡天涯的游子想起自己家鄉的小橋、流水和親人。在這里,以樂(lè )景寫(xiě)哀情,令人倍感凄涼,烘托出淪落他鄉的游子那內心彷徨無(wú)助的客子之悲。

    第二幅畫(huà)里,我們可以看到,在蕭瑟的秋風(fēng)中,在寂寞的古道上,飽嘗鄉愁的游子卻騎著(zhù)一匹延滯歸期的瘦馬,在沉沉的暮色中向著(zhù)遠方踽踽而行。此時(shí),夕陽(yáng)正西沉,撒下凄冷的斜暉,本是鳥(niǎo)禽回巢、羊?;厝?、人兒歸家的團圓時(shí)刻,而游子卻仍是“斷腸人在天涯”,此時(shí)此刻、此情此景,漂泊他鄉的游子面對如此蕭瑟凄涼的景象,怎能不悲從中來(lái),怎能不撕心裂肺,怎能不柔腸寸斷!一顆漂泊羈旅的游子心在秋風(fēng)中鮮血淋淋……

    一支極為簡(jiǎn)短的小曲,表達了難以盡述的內蘊,形象地描繪出天涯游子凄楚、悲愴的內心世界,給人以震撼人心的藝術(shù)感受。讓人讀之而倍感其苦,詠之而更感其心。讀此曲而不淚下者不明其意也。

   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,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(wèn)題
    (尤其在法律、醫學(xué)等領(lǐng)域),建議您咨詢(xún)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。

    推薦詞條

    影音先锋AⅤ天堂资源站,13小箩利洗澡无码视频APP,午夜理论片日本中文在线,最近新免费韩国日本电影 国产精品免费大片,无码成人AA片一区二区,琪琪午夜福利免费院,中国午夜伦理片 国产AV一区二区三区天堂综合网,又肉又污的黄文,国产免费内射又粗又爽密桃视频,女人脱精光让人桶爽了 特级做A爰片毛片免费69,亚洲乱妇老熟女爽到高潮的片,女干部光着屁股让领导玩,伊人久在线观看视频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亚洲影视,国产深夜男女无套内射,亚洲VA欧美VA天堂V国产综合,欧美阿v高清资源在钱 A级毛片无码久久精品免费,黑人射精在线播放美利坚,青青草国产97免费观看,妇女性内射冈站HDWWW000